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

故君子不争炎凉。

【巍澜 黑道ABO】花天酒地勤俭持家(1)

双黑道双向隐瞒,ABO而且是双A。我也不知道他是上中下还是12345随缘吧。

有车有房有存款有事业简直人人羡慕的赵云澜开始追老婆了,并且成功将他骗进自己嘴里,就差去国外上个户口本了。当然,老婆只是他单方面称呼,谁上谁下大家心里都清楚。


“沈老师!我裤子在哪儿啊!”赵云澜大早清的在浴室里嚎叫,正在做早饭的沈巍放下刀揉了揉眉心,“你等一下,我给你去拿。”


沈巍可以说是任劳任怨了,他从衣柜里找出了那条曾经裹着赵云澜笔记本电脑通风口的牛仔裤,给他送进了浴室。


接过裤子的赵云澜不怀好意的嘿嘿嘿了一下,将沈巍压在了洗手台上,“媳妇,我觉得你也差不多了?嗯?”


发情期,亚性别最大的难关了。沈巍不动声色的抬了抬眼镜,“行了,我早上有课。”


“哎呀别介呀…”赵云澜讨好一样的亲了亲沈巍的嘴角,“你看我们都是A,老是你在上面…不合适…”


“那…怎么才算合适啊…?”


“你让我压你一次?”赵云澜眨巴了一下眼睛,看上去是有那么点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
赵云澜笑,沈巍也笑。


“我早上有课,做好饭就给你放桌子上,你早点换好衣服出来。”沈巍把赵云澜一推,头也不回的把浴室门砸上了。


好的嘛,拒绝就拒绝又不是不给你操了…生什么气嘛…澜澜委屈哦。


赵云澜挑挑眉,撅撅嘴,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老老实实穿衣服。抬胳膊一嗅,沈巍身上有股沉香味,还带点墨香,那是他信息素的味道,赵云澜很爱闻。而他自己,出了奇的有股水果味,清香的不适合他。所以别人家发情期整个空气都是爱欲的味道,他们家就不一样了,一进门感觉这家是卖文房四宝的,买完之后还送点小水果的那种。赵云澜不反感,男人老是腻腻歪歪的难免让他觉得感情容易和泥。


当他出去的时候沈巍已经走了,桌上的白粥和小菜还是温的,沈老师还贴心的给他煎了个鸡蛋,配了个薄饼给他和香肠肉类卷好放在盘子里。


沈巍跟他同居之后,连直男林静都看出来他胖了一圈…虽然该有的肌肉一块不少,脸却比原来宽了一点。


要找个活好好减一减。


刚这么想着,手机就响了一声,是他家大庆发来的消息,“老大,上面发话,要是再不作为就翻脸了。”


赵云澜操了一声,但身体上还是慢条斯理的品着他家教授给他做的“爱心早餐”。


“让他滚蛋。咱们这边继续盯着,按咱们的来。”赵云澜单手打字飞快,消息唰的出去了。


“ok,知道了。”


赵云澜在龙城黑白两道混的风生水起,原来是军火贩子,后来和公安合作,勉强算是被招安,黑道上的东西被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压的死死地,不给公安添麻烦,还比原来能如鱼得水些,几声大哥叫的也开心。


可最近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什么妖魔鬼怪,他地盘上的人开始一个一个死,这个案子没破下个案子就出来了。公安都头大,又没办法,就觉得是道上的人,就把这个锅毫不留情的扔给赵云澜。这两天他正家头烂额的想着怎么偷懒,一劳永逸的吃皇粮。


当然这些他都瞒着没给他家教授说,怕教授吓着,给他的警察身份是假的,职位也是乱编的。


能扛得住赵云澜狂轰滥炸的除了他这几个手下就没什么人了。赵云澜骑着摩托一路飙到了光明路四号,这里看上去是一家咖啡厅,但不对外开放,总共喝咖啡的也就那么几个,也就是赵云澜的部下。


一进门赵云澜嘴就不闲着了,“祝红你今天去看看港口,新货到了没有。”


“知道了。”


“老楚,你带着你那个…什么来着…郭长城”郭长城新来的,赵云澜也不知道他二舅为什么把他塞到他这里来,可能是来视奸,不过赵云澜自诩身正不怕影子歪,况且小郭这个资质…呵呵…“你带着他去看看昨天死人的那个地方。”


老楚应了一声,拉着哆哆嗦嗦的郭长城走了。赵云澜把包一扔,就往沙发上一躺,刚挪舒服了,大庆就狠狠的往他肚子上一跳,赵云澜差点把今天的早饭吐出来,“唉卧槽!死胖子!你差点浪费了我媳妇的早饭!”


“闭嘴吧纯1,刚刚汪徵接到电话了,上面不停的在催,说让你去一趟案发现场。”


“催那么急,叫魂么他们?!”


“那不是在叫魂,那是在催命…总之你去看看吧。”


“行吧。在哪儿?”


案发时间超过24小时,主要负责人还不知道案发地点…大庆:“……”一个猫爪子毫不留情的抓在了赵云澜脸上,一般人是不计较的,赵云澜不一样,一人一猫就在沙发上打起来了,打不过赵云澜的大庆自动化成人形,两个人跟小学生打架一样开始互怼。要说这光明路四号有什么不一样的,那就是人手都不怎么能算是人,祝红是条蛇,大庆是只猫,汪徵是个鬼,楚恕之是个僵尸。要说还能算人的,就是郭长城,林静和赵云澜。林静是个酒肉和尚, 郭长城据老楚说,看着人模狗样,功德厚的一批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人,至于赵老大,对于拖欠工资这一点,自然也是非常不是人的。


“行了,你们别打了…新房子还想不想要了?”汪徵飘了过来,悠悠的提醒了一下赵云澜——他们再这么闹下去不管事,新办公地点就没了,这是赵云澜找上头要的,在大学路九号,就在沈巍任教的龙城大学对面,走个五分钟就能到。


一听这话,赵云澜立马收手了,接着就挨了大庆一拳头,出了奇的没还手。“好的吧,案发现场在哪儿?”


“龙城大学。”


然后汪徵和大庆就看见赵云澜呆滞了一秒钟,贼嘻嘻的拿出手机,蜷在沙发一角,满面春风的拨了个电话,“喂,老婆,是我呀。”


汪徵,大庆:日你妈嗨…


因公出差能和老婆明目张胆的约会,赵云澜现在如沐春风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嘚瑟的,在大庆看来,赵云澜现在能骚出去二里地。


而沈巍并不怎么开心。身为汉语言文学系的教授,对赵云澜声称有课的他,现在却从一般都没人走的大学后门进来,马不停蹄的往办公室赶。


他对于赵云澜突然的电话他根本一点准备都没有。早上他出了家门并没有来大学,因为他今早本就是没课的。他回了躺本家,处理完一干事务,刚卷了个场子赵云澜就来电话了枪还在手上,都不知道是先放枪还是先接电话,给他表明情况之后,沈巍表面上说好啊你来吧,内心则冷汗狂出——他现在根本不在学校!他不敢走正门,他害怕被赵云澜抓个现行。


当沈巍终于推开他自己办公室的门之后,就看见赵云澜翘着二郎腿吃着他桌子上的抹茶蛋糕。


“suprise!”赵云澜嘿嘿笑着的嘴脸,让沈巍也忍俊不禁,只听他又说,“你学生给你送来的。”


“没事,我不爱吃甜的,你吃吧。”沈巍以为今天早上的事可以连篇翻过去了,结果心还没落地,一下子又给揪起来了。


“我听他们说你今天早上没课啊?就下午一节大二的。”


沈巍手心开始冒汗了,他那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嘴皮子在赵云澜面前永远不怎么利索,谈判专家秒变谈崩专家。脑子转不动的沈巍飞快的亲了亲赵云澜,有那么点讨好的意味。


“我以为今天是周三…所以…”沈巍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声。


赵云澜接受了这个道歉方式,扣住他的后脑结结实实的吻了上去。沈巍老老实实的让他吻住不放,破天荒没反驳回去,让赵云澜横冲直撞的将他水果味的信息素送进嘴里。


赵云澜以为自己今天能反攻了,便肆无忌惮的将手伸进了沈巍的衣服里。结果就被沈老师揪着腕子拎出来了,“干什么,这可是学校。”


赵云澜悻悻的收回了手,让沈巍好好的坐了回去,在正事上赵云澜绝不含糊,他跟沈巍简单说明了情况,将死者档案啊递给了他。


“死的是个老师,你认识么?”


“这是隔壁数学系的,有几面之缘,不怎么熟。他怎么会遇害?”


“老师,我要是知道他怎么会遇害也不会在这里焦头烂额的查了。”


沈巍点点头,端着小茶杯呡了一口,他自然知道是谁杀的,这人跟他一样是个有背景的人,只不过他金盆洗手不干了,出来当大学老师,中规中矩的混口饭吃,沈巍知道,但从没明说。结果沈巍本家前几日和这位的本家起了纠纷,场子都给掀翻了。沈家怎么可能占下风,沈家老头子表面上看着是个遛鸟养花的老头,实际上杀伐决断的让沈巍这个大儿子都适应不了,倒是他弟弟能接受。当他弟弟被逐出家门很久了——虽是现代社会,沈家倒是留着那老一套。然后沈老头一不做二不休把人家弄的家破人亡,连隔壁数学系的小助教都没放过。


也许有的时候,人的生死并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的。哪怕你不争不抢,别人也会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来害你,以己度人的多了,因为家族纷争牵扯到个人身上的也多了,怨不了天尤不了人,只能想着下辈子投胎进个干净人家里。


“沈巍?”


“啊…”沈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愣了很久,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是说…你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不把你扯进来了,没什么好处…”这个时候赵云澜就比较男前了,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
“没什么事,你不是还要忙?”


“嗯,那我走了?”

“抱歉,没帮上忙。”沈巍实在爱莫能助,他能怎么样?把自己老头卖了?对方还是警察,他要是知道自己的身份,这日子还过不过了?

“我就是想跑来找你而已,太想你了。”

“这才几个小时?”沈巍笑骂一声,赶他走了,留自己一个人忧心忡忡。

TBC

评论(21)

热度(393)